昨天下午,洪山區居民李淼正式填寫了首張“單獨兩孩”《生育證》申請表,成為我省正式申請“單獨兩孩”第一人。當天, 湖北省第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八次會議作出《修改的決定》,將《湖北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第十六條第四款修改為“夫妻一方為獨生子女的可以申請生育第二個子女。” 修改後的《條例》自公佈之即日起實施,這標志著自昨天起,我省正式實施“單獨兩孩”政策。
  政策“落地”
  33歲“單獨”媽媽搶了第一個
  “太開心了,終於能持證上崗啦!”昨天下午,洪山區珞南街獅城名居的居民李淼興衝衝地趕到社區服務中心,填寫了我省第一張《生育證》申請表,全程不到10分鐘。今天上午,她將如願以償地拿到二胎《生育證》,放心大膽地孕育二孩了。
  33歲的李淼昨向記者介紹,她是獨生女,最能體會沒有兄弟姐妹的孤單,而她的女兒也因此缺少同齡的玩伴,以至於把上各類學習班當成最快樂的事情。“以前我們想都不敢想再生一個,去年底國家出台單獨二孩的政策後,兩家老人比我們還興奮,想趁他們身體扎實再幫我們帶一個。我也認為兩個孩子能分擔養老風險。”
  春節後,李淼就通過社區服務QQ群打聽湖北省的“單獨兩孩”政策何時落地。本月初,社區開始單獨二孩的摸底工作。李淼率先登記意向。昨天上午,湖北省正式出台政策和實施細則,社區就告訴3對符合條件且馬上想生育二孩的單獨夫妻這一好消息,通知他們準備好相關材料去填寫《生育證》申請表。李淼最積極,下午社區剛上班就去了。
  採訪中,李淼還給記者算了一筆“養娃經濟賬”,女兒長到5歲起碼用了20萬,其中上幼兒園的學雜費每年就是2萬。雖然丈夫工作穩定、收入也不錯,但再供一個孩子讀書的確有壓力。她計划著等女兒上小學時第二個孩子還小,家裡應該負擔得起。
  第二個孩子她打算繼續自己帶,除了更有經驗,還因為她嘗到了家長親自帶伢的甜頭。女兒3歲以前她是全職媽媽,有精力培養孩子良好的習慣和性格,女兒上幼兒園後自理能力明顯比其他老人帶大的孩子強些,也比較乖巧。女兒聽媽媽說生一個弟弟或者妹妹陪她玩也十分開心。
  昨天起出生的“單獨兩孩”
  都不算超生
  大約3個月前,家住漢口的劉先生和丁女士做夢也想不到他們從雙獨夫妻變成了單獨夫妻。劉先生是名副其實的獨生子,丁女士原本也是獨生女,兒子3歲後他們決定再要一個孩子。丁女士懷孕後到社區辦《生育證》,原本簡單的事情出現逆轉,社區進行調查後發現她的母親離異再婚後又生育了子女。按照2008年修訂的《湖北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規定,丁女士不算獨生子女。那她懷的二孩就屬於超生。去年底國家出台單獨二孩政策後,丁女士一家又看到了希望,猶豫再三她沒有去做人流,而是急迫地等待政策在湖北省實施。
  昨天省衛計委的新聞發言人針對政策落地前生育二孩進行解釋。他指出違法生育是以湖北省計生條例最新修改實施的時間點為準,只要是在政策出台後出生的都不算超生。換言之,丁女士目前所懷的二孩在政策範圍內。另外在中央規定之後,我省修訂條例之前生育,屬於行為合法,程序不合法,視情況進行人性化處理。
  省衛生計生委對符合兩孩生育條件的“單獨家庭”做出了這樣的界定——夫妻一方是獨生子女、且只有一個子女的家庭可以申請再生育一個子女。獨生子女,即沒有同胞兄弟姐妹,沒有同父異母、同母異父的兄弟姐妹,沒有父母再婚後形成的繼子女兄弟姐妹;沒有父母收養形成的兄弟姐妹;或者由上述關係形成的兄弟姐妹在其母親育齡期內均死亡的。
  辦“單獨兩孩”生育證
  不需父母獨生子女證
  上周,家住武昌的羅先生到社區參加“二孩”摸底,卻因為少了自己的獨生子女證材料被退回去。“我的媽媽已經65歲,不是育齡期婦女,但她確實只生了我。如果她找不到辦獨生子女證的原始憑證,就不能補辦獨生子女證,那我豈不是生不了二孩?”
  關於生育證的辦理,按照修改後的《條例》,符合生育第二個子女條件的,應持結婚證、戶口簿、雙方居民身份證和戶籍地出具的婚育證明,向夫婦雙方戶籍所在地的任意一方或現居住地鄉鎮人民政府或者街道辦事處申請辦理《生育證》。
  省衛計委的新聞發言人昨天明確表態,單獨夫妻中的獨生子女一方不再需要提供獨生子女證,其父母戶籍地在省內的只需由村居委會出具婚育證明材料,其父母戶籍在省外的則需由鄉鎮出具婚育證明材料。
  此外,已領取《獨生子女父母光榮證》的“單獨夫婦”申請再生育的,註銷其《獨生子女父母光榮證》,自批准再生育下月起,不再享受獨生子女獎勵優惠待遇,已經享受的獎勵優惠待遇不予追回。
  政策實施後五年內
  可能出現生育高峰
  據武漢市衛生計生委聯合華中科技大學人口與政策研究所測算分析,我市符合“單獨兩孩”政策的家庭為17.2萬個,2014—2018年五年間還會有11.4萬的增加。綜合各方生育意願調查數據,預計我市有40%-60%的符合該政策家庭有生育意願,並會按一定的比例逐年釋放。預計2014年—2018年五年間,我市將累計增加出生10.3萬人。生育高峰出現在2015年,出生總量將達13.6萬人,增加人數為2.7萬人。
  由於當前我市仍處在第四次生育高峰期內,加之“單獨兩孩”政策剛開始啟動實施,必然造成一定的出生堆積。經測算,政策實施的前五年出生堆積現象尤為明顯,將會給住院分娩、兒童保健以及隨後的入園入學帶來壓力。因此,建議符合條件的夫婦儘量錯開生育高峰。
  迫不及待生育二孩的夫妻
  多為“70後”
  今年3月初,武漢市洪山區和孝感市孝南區,成為湖北省實施“單獨二孩”政策的前期試點。洪山區珞南街社區衛計科科長萬盛文昨天告訴記者,去年年底,他們對社區符合二孩政策的700多對夫婦進行逐門逐戶的摸底調查。其中,36.99%的夫婦明確表示“不想生”;有生育二孩意向的夫婦中,80.08%表示“不急於馬上生”;僅55對夫婦計劃年內懷孕,占比約11%。
  萬盛文說,迫不及待生育二孩的多為“70後”,夫妻雙方都40多歲了,受身體狀況限制“等不起”,另外這些家庭有較好的經濟基礎,有條件再養育一個孩子。根據往年情況看,社區每年新增符合政策的二胎寶寶110個左右,即便今年55對計劃懷孕的“單獨”夫婦都如願以償,出現生育“井噴”的可能性也很小。
  珞南街社區情況是洪山區情況的一個縮影。調查顯示,洪山區3950對夫婦符合單獨二孩政策,其中2948對有生育意願,剩下1002對選擇放棄。試點運行一個月,137對夫婦遞交《生育證》申請,占比3.47%。
  從全省來看,62.94萬對符合單獨二孩條件的夫婦中,70%有意願生育二孩,可能增加人口46.6萬人。這些人口將集中在政策調整前4年出生,預計2014年—2017年分別占3%、31%、25%和23%,全省出生總量分別達到78.1萬、89.9萬、84萬和80.1萬。
  文/記者伍偉 萬凌 武葉 通訊員向秀芳 陳莉圖/實習生沈雨果 記者胡偉鳴
  昨天下午,洪山區珞南街獅城名居社區居民李淼正式填寫了二胎《生育證》申請表,成為我省正式申請“單獨兩孩”第一人。
  製圖陶剛
  【鏈接】
  3月27日,廣東、湖北、遼寧三省同日宣佈實施“單獨兩孩”政策。
  至此,我國已有北京、天津、上海、重慶、四川、浙江、江西、安徽、陝西、青海、廣西、廣東、湖北、遼寧出台了“單獨兩孩”的落實政策。
  尚有17省份“單獨兩孩”還“在路上”。  (原標題:湖北“單獨兩孩”政策落地)
創作者介紹

Mitsubishi

ss67ssqci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